前几天同事给我看了类似这样的微博,国内应届毕业生的期望薪资已达到八千多,北京上海都在12k以上。同事说这个太离谱了,我也是心里一颤,跟这帮毕业生差距不大啊。。。

我工作4年,同事工作十年以上,坐标北京,公司算是跨国大型企业。这份数据依然让我们一下子没了优越感,体验了一把焦虑。这也让我想到了自己毕业那年的事。


我是2014年本科毕业,学校是北京学院路上的一所211。同寝过的一共7个人,毕业时真的没有人在意能拿个多少K。参军的去了部队上,唱歌的继续唱,读研的去新了学校,继续考研的继续学,工作的到了新的单位。现在觉得大家的生活状态真的不错。讲几个我的室友,给学弟学妹们开开思路。


D君是云南人,大一刚入学时说感觉到北京下了飞机之后就胸闷。后来才知道人家那肺活量,体能太棒了。大二就转去了国防生(并不是因为体能好,当军人是要有信仰的),毕业去了第二炮兵。前两年见面,风采依旧,生龙活虎。现在驻扎海南,说回云南太近了。但是做军人的那份苦不是待遇能交换的,追求的一定是心中的理想。


P君是湖南人,有典型的湖南人那股劲,毕业时保研名额不要,他那个专业基本国内最强吧。自己去考清华的研究生,最后清华本校的研究生只差一名,被分到深圳,坚决不去,毕业后自己游山玩水同时继续考研,第二年终于考进了清华本校。我其实不理解,问了当时一个同事,深圳毕业的清华硕士,他说我同学有病。。。我也觉得是,反正我考不上。但现在觉得P君是对的,既然做了,就做到底,不求那个结果,要得是自己的初心。现在硕士毕业,一边准备出国,一边办着一个考研培训机构,收入很不错。


W君是重庆人,更散漫,也更文艺一些。在学校时唱唱歌,也拿过奖。我们寝室大多每天晚上都是听歌睡着的。毕业后也去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,后来还是来北京回炉,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继续学音乐。现在的状态感觉和12K的同学们完全不在一本书里。自己搞搞编曲,偶尔朋友圈发发自己的音乐作品,不亦乐乎。


我是宿舍里唯一的北京人,毕业时签了一个股份商业银行的工作,身边人都觉不错,薪水高,工作体面。毕业前我就毁了三方协议,当时去了一家小国企,做一个程序员,从头学起(非计算机专业毕业,当时确实没什么互联网公司要我)。因为我爱这个。两份工作薪水大概能差个10万。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800。那是2014年的北京啊。我至今仍然相信我当时选的对。有些钱不挣也罢。还是遵从自己内心才不后悔。之后换了一份工作,待遇好了很多,没改行哦。16年贷款买了房,随说离市区远点,但还够住。明年想上个外地牌的车。


知乎上有一个问答,大概是问如何毁了一个人,高票的答案中的一个就是让他挣’快钱‘。说这些不是说现在有些人太看中钱了,确实生活不易,有太多人需要照顾。但是别丢了自己的真心。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善良的,只是在一些情景下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聊聊我这几个同学也是让大家知道生活可以不一样。也别看低了我们90后。(我们宿舍哥几个都是90后)


同样我也一次次感觉到世俗上的压力,如果按照世俗的标准,我们都不成功,可想想周围又有几人达标。但在世俗的压力下,我们没妥协,办了自己想办的事,站着把钱也挣了。


我还很年轻,没有那么多的成熟的想法,现在就觉得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就好。偶尔听到谁谁年薪50万啊,谁谁自己做老板风生水起啊,内心还是会有波澜,包括这次期望12K。最后还是能平复下来的。我偶尔看看电影,下边这段话是在《无问西东》中张震最后的台词。希望能时刻鼓励大家。听从你心。

```

看到和听到的,经常会令你们沮丧,世俗是这样强大,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。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,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,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,比如占有多少,才更荣耀,拥有什么,才能被爱。等你们长大,你们会因绿芽冒出土地而喜悦,会对初升的朝阳欢呼跳跃,也会给别人善意和温暖。但是却会在赞美别的生命的同时,常常、甚至永远地忘了自己的珍贵。

愿你在被打击时,记起你的珍贵,抵抗恶意;

愿你在迷茫时,坚信你的珍贵,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。

```